视频圈常青树杨伟东,倒掉了当前位置:主页-最新资讯-

视频圈常青树杨伟东,倒掉了
文章来源:聚星娱乐平台   上传日期:2018-12-04 16:21   作者: 聚星娱乐平台
聚星平台报道,前有刘春宁、俞永福,后有杨伟东,“阿里文娱一把手”这张魔鬼的床,谁上谁倒霉——2018年12月4日,阿里发出消息:原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根据聚星平台半个月前在资本圈得到未经确认的消息,此次对杨伟东的调查至少已持续月余,所谓“经济问题”涉案金额可能逾亿,主要问题出在综艺收支往来方面。
 
俞永福这条微头条可以说很微妙了
 
尽管此前有声音称,如此高位的高管出事,阿里方面应该会低调处理,但这显然低估了阿里对内部职务贪腐问题的容忍度——事实上,2015年,从腾讯视频跳槽到阿里的刘春宁(彼时掌管阿里数娱),也因职务犯罪被判入狱9年。
 
以下内容为我们在2016年整理的有关信息,根据实际情况做了一些调整,供读者参考。
 
五年前,初来乍到的杨伟东只是个分管土豆网业务的边缘人物,与古永锵爱将、掌管优酷网业务的魏明相比,他毫无优势。
 
但世事难料,从优酷与土豆合并、王微“退休”之后,到阿里大文娱部门的第二次人事调整,杨伟东在集团内部的职位却稳中有升。在阿里收购优土之后,其升迁速度更有加速之势。如今,他不仅上位接替古永锵,任合一集团总裁,还兼任阿里音乐CEO。
 
优酷土豆这家视频老店,宛如一个风云变幻的舞台,在土豆、优酷的原班高管人马各自星散后,留在舞台中心的,是在优土最鼎盛时期加盟的非创始团队成员杨伟东。而伴随着杨伟东的一路升迁,是大批高管的离职和对手出局。
 
六个月,土豆系高管团队土崩瓦解
 
优土合并后,最先离开的是土豆网COO王祥芸。她的离职也揭开了土豆网销售系统崩溃和高管离散的序幕。一个月后,已与土豆诸多中层领导谈心并劝他们“拿到股权后离职”的王微,也于2012年8月23日宣布“退休”。
 
此后的土豆网一直没有正式的对外负责人,直到2013年2月4日,优酷土豆官方宣布,杨伟东为优酷土豆SVP和土豆网总裁,这项任命结束了土豆网为期半年的“空窗期”。两个月后,杨伟东在优酷土豆的地位得到巩固:古永锵对集团进行BU化改革,其中古永锵心腹老将魏明任优酷总裁,全面负责优酷的内容、市场和产品开发团队;而杨伟东任土豆网总裁,全面负责土豆的内容、内容营销、市场和产品开发团队。二人分别向公司董事长兼CEO古永锵汇报。
 
杨伟东入主土豆网并任BU总裁,对优土有着多重意义。
 
一方面,他是优酷与土豆合并之后引进的首位高管,也是优酷土豆管理委员会的第二名土豆高管(另一位是很快离职的于洲),另一方面,他与古永锵、王微关系密切,早在2009年,杨伟东先后拒绝了王微和古永锵的加盟邀约,古永锵还曾与他就创业计划有过不少交流。但四年后,他还是宿命般地入主了土豆网。
 
当然更重要的是,清障势在必行:准备大施拳脚的杨伟东开始在土豆开始密集的人事布局。尽管并无证据表明杨伟东有意排挤原高管团队,但腾讯科技的调查显示,随杨伟东而来的19名部下,被部署到除技术以外的所有部门(后又增加9人),杨伟东带来的、与优酷签劳动合同的土豆中层团队,并未给“面向年轻人”土豆带来什么好运,最明显的征象是:运营数据开始剧烈下滑。因为人员频繁流动而导致应用被苹果土豆App Sotre下架的土豆,MAU(月活跃用户数)不过70万,与超过5000万MAU的优酷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在优酷网与土豆网宣布合并的一年之内,这家总数仅2000人的公司中,共有1300人入职,700人离职。原土豆高管团队在2013年出现大规模离职情形,但还有包括优酷市场VP陈丹青、集团HRVP蒋向东等名高管入职,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位高管与土豆网总裁杨伟东一样,均有着联想系的背景。优酷土豆成立的“合一学院”首期第一课的讲课导师也是联想控股的董事长柳传志。原土豆高管体系也在此后开始快速崩溃——
 
2013年4月,土豆网CFO余滨离职;
 
2013年5月,土豆网CTO黄冬离职;
 
2013年5月,土豆网原首席战略官、优土SVP于洲离职;
 
2013年7月,土豆总编辑祖晨离职。
 
因剧烈人事动荡,这家文艺情怀的视频网站,已彻底不复当年之勇,彼时还位列行业第二的土豆,如今在任何维度都无法进入前五。
 
“杨伟东怎么都不算一个合格的接盘侠,入主土豆、接手优酷后,并没有影像行业的内容生产出来。”一位土豆的离职员工提起这番历史,至今难平胸臆,“掏空土豆,转给优酷,这是杨伟东进入土豆的第一个KPI。这导致土豆人员丧失,市场也丧失殆尽。”
 
杨伟东的“三步上位”之路
 
尽管土豆网跌出了视频网站第一阵营,但似乎无碍主事者杨伟东的升迁之路。伴随着优酷土豆内部的历次高管和业务调整,杨伟东地位逐渐巩固,在阿里巴巴宣布向优酷土豆发出私有化邀约之前,优酷总裁魏明是唯一能与杨伟东并列和接班古永锵的高管。
 
优酷土豆合并以来,经历了多次业务调整,我们将历次调整后各大高管的权责分列如下:
 
2013年4月,优酷土豆宣布BU化运营和差异化发展。原集团高级运营副总裁魏明升任优酷总裁,新到任的杨伟东担任土豆总裁,二人向集团董事长兼CEO古永锵汇报。
 
2014年8月,优酷土豆成立新BU“合一影业”,CEO为朱辉龙;
 
2014年12月,优酷土豆成立第四个BU“云娱乐”,开发视频IP、游戏和硬件,负责人为CTO姚键;
 
2015年3月,增设合一文化(优土CCO朱向阳兼任CEO)、创新营销(董亚卫兼任总裁)两个BU,至此,优酷土豆已具备6个BU和9个中心。
 
古永锵将9个中心的权力分配给了6个BU:优酷BU总裁魏明负责电视剧、资讯和教育中心;土豆BU总裁杨伟东负责综艺、娱乐、动漫、音乐中心;合一影业CEO朱辉龙负责电影中心;云娱乐BU总裁姚键负责游戏中心。6个BU的负责人向古永锵汇报,这7人构成了被阿里巴巴收购前的高管团队阵容。
 
与以“空降”姿态入局的杨伟东不同,魏明、朱辉龙、姚键等人都是跟随了古永锵多年的老部下。古永锵从搜狐离职创立优酷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将他们从搜狐挖到新公司。在优酷土豆的BU化进程中,搜狐系老将一直在高层担任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而始终是优土最重要的内容业务负责人。
 
突变发生在2015年11月。
 
在2015年11月6日,阿里与优酷土豆达成全现金收购的协议,30日,优酷土豆公布新的架构调整计划:原优酷、土豆两大BU合并为一个优酷土豆事业群(BG),魏明与杨伟东分别任BG联席总裁。魏明负责的业务包括:会员运营及会员产品技术、资讯及教育中心、自制剧中心、海外剧版权合作团队和优酷品牌市场中心,魏明还是阿里数娱的负责人;而杨伟东负责的业务包括:总编室、国内剧版权合作、优土内容营销中心、电视剧运营、动漫中心、娱乐、综艺和音乐中心、土豆品牌市场中心、来疯业务。
 
表面上,两人职位还是平起平坐,但权责有了微妙调整:杨伟东负责的业务权重更大,有9个业务部门,而且部分业务原为魏明的地盘,而魏明负责的5个业务部门则乏善可陈,甚至在自制剧这个传统优势业务领域,也因原自制团队“合享文化”重要成员的出走而变得分量大减。
 
而事实上,此次人事调整,正值优酷土豆的“内部反腐”运动如火如荼之际,后来被公布有腐败行为并引发轩然大波的原优酷VP、“合享文化”负责人卢梵溪,7年来一直是魏明的老部下。
 
没有公开迹象表明“用人不察”的魏明与卢梵溪之间有直接关联,但腾讯科技援引知情人士称,在2015年12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古永锵已暗示过集团将会重用杨伟东——其逻辑也与刚进行过的高管权责调整暗合。一位要求匿名的内部人士评论道:
 
“需要打击魏明系,才会有卢梵溪事件。事实上所谓利益输送,杨伟东一样在做。他控股的麦特文化一样是优土的供应商,每年存在数千万的合作往来。”
 
不过针对“古永锵是麦特文化股东”的说法,聚星平台查询了麦特文化的企业工商信息,发现目前这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并无古永锵,但杨伟东和龚宇的名字却在其中交替出现。目前,工商与股权信息显示,杨伟东基本与麦特文化相关的公司脱离了关系。
 
2016年4月,阿里宣布彻底完成对优土的收购。其后,阿里对其高管架构动了两次外科手术:
 
2016年5月,优酷联席总裁杨伟东任合一集团总裁,全面负责优酷、土豆、来疯、来玩的相关平台业务,汇报给合一集团董事长兼CEO古永锵。早在优酷土豆合并之初就尝试抛售股票的刘德乐退居二线,合一影业CEO朱辉龙离职;
 
2016年6月,阿里宣布成立阿里大文娱板块,因阿里收购而身价超9亿美元的古永锵终于淡出,杨伟东成为毫无悬念的接棒者。
 
另据聚星平台从已离职的土豆员工处得到的消息,古永锵老部下、原合一(优酷土豆)集团CCO、合一文化CEO朱向阳也已低调离职,去向成谜;而出身联想系的优酷土豆原CFO吴辉已离职于2016年8月加盟乐视。“对于一个十年以上历史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几大关键位置的创始级高管离职,都不可能是一件好事。”一位视频网站高管告诉聚星平台。
 
看来,古永锵曾发下“超越纽约”的宏愿,只有留给杨伟东去实现了。
 
是谁把杨伟东推向了权力中心?
 
三年以来,尝试将土豆变年轻,也尝试推出手机、平板等智能硬件设备的职业经理人杨伟东,尽管业务成绩平平,但在来匆匆去匆匆的一众高管中稳步升迁,成为这家公司唯一的高管常青树。
 
究竟是谁把他推向了这家公司的权力中心?
 
是古永锵吗?同为空降的高管,有着腾讯、京东履历的CPO(首席产品官)顾思斌,早在2014年10月已入职,但技术产品和腾讯系背景并未令其在日后的高管调整中获得更多青睐。而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是,在杨伟东任期中,即便土豆UGC、映像节和动漫等优势内容在合并以来逐渐消失,仍不废古永锵对他垂爱有加。
 
是阿里吗?阿里的大举收购,是令杨伟东开始超越魏明的外部因素。从2015年底到阿里大文娱板块成立的半年里,优土创业高管不断退潮,而杨伟东不断上位,也隐然体现着阿里的意志。
 
值得注意的是,俞永福也对杨伟东青眼有加。在6月俞永福任阿里文娱大板块事业领导小组组长之前,杨伟东已经在一系列密集的人事调整中脱颖而出,俞永福则给杨伟东的权力版图内加上了阿里音乐CEO的职位。
 
这或许并不奇怪,因为俞永福也是一位出身联想系的高管,但两人在同一家公司的交集只有一年——2000年到2002年,杨伟东供职于联想,负责联想昭阳笔记本的公关,后加盟了诺基亚,而俞永福则是在2001年到2006年供职于联想投资。
 
尽管没有证据证明“联想系”的工作经历对杨伟东的上位有何助益,但如今,在阿里和优土旧部之间,面对优酷土豆高管团队中唯一一位非创始团队背景、没有立场偏向的职业经理人,俞永福除了继续任命其为阿里音乐CEO之外,已别无选择。
 
视频圈常青树的倒掉
 
阿里对文娱产业的决心,是用金钱堆出来的。在2017年上海的优酷秋集活动上,俞永福和杨伟东都先后表态:阿里文娱对内容的投入不设上限。而在2017年底张宇(语嫣)掌管阿里音乐并成立现场娱乐事业群后,也放言“音乐要富养”。
 
毫无悬念,“砸钱”的宣言后一年不到,俞永福和张宇先后去职。
 
而2018年,优酷在内容上的投入尤其令人炫目,除了“这就是”系列、“吧”系列综艺外,也在疯狂推网剧和网络大电影。对2017年曾誓言“亲手抓综艺”的杨伟东来说,巨量的内容背后是天量的资金投入。
 
如果高管还没有贪腐,可能是因为诱惑不够,对计划用天量的资金拿下第一把交椅的阿里大文娱来说尤其如此。轮值总裁这个肥缺,背后的油水不言而喻,但风险也不言而喻,请看官方信息源头:“根据举报”。
 
意味深长。